欢迎进入陕西某某工程科技有限责任公司官网!

推荐产品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
029-89305858
总部地址: 西安市雁塔区富鱼路双旗寨工业园58号
当前位置:主页 > 中文版 > 经典案例 >
科学网改变科研评价规则已经在路上了?!
浏览: 发布日期:2019-12-15

2020年国家科技奖励计划的最大变化莫过于在自然科学奖提名书申报中不再硬性要求填报“SCI他引次数和鼓励发表在国内期刊的论文作为代表作。这是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办公室落实中央强调的破四唯SCI至上的重要指示精神的重要举措,鼓励以国内期刊发表的论文作为代表作则是国家自信力提高的直接表现。

是不是发表的SCI论文所在期刊的影响因子高就代表水平高?这的确是一个比较突出的问题。在以前奖项和一些人才项目等项目评审中,数论文、数影响因子来评价申请人的科研工作十分普遍。本人就遇到过多次类似情况,呵呵。一些专家喜欢用和XXXX领域相比,申请人文章影响因子偏低等评语来评价申请者的学术水平,这些评语可能是来自大同行的评审意见。这种评价意见也多年来饱受诟病,实际情况是不同学科领域发表文章所在期刊的影响因子差距很大,例如,有的领域可能IF=3就是该领域的顶级期刊,而在某些领域这个影响因子可能是档次很低的期刊。正如全国政协委员徐星研究员所言“对科研人员评价要回归到小同行评审上来,这才是科研评价的核心。”

近年来,国家相继出台了系列文件给“破四唯”走向“实际操作”提供了指导思想,而上述提及的2020年国家科技奖励计划申报的新变化则是评价体系改革迈出的重要一步。在2019年长江学者申报书中,也专门增加了这样一条立德树人的要求,“围绕“坚定理想信念、厚植爱国主义情怀、加强品德修养、增长知识见识、培养奋斗精神、增强综合素质”育人目标,将立德树人融入思想道德教育、文化知识教育、社会实践教育等各环节的情况等”,并且该条目放在了申报书的最为重要的位置,这也意味着在这些人才评价体系中除了看科研成果外,也把“讲品德”放在了比较重要的位置。这说明改变科研评价规则已经在路上了吗?。

以下是本人2017年5月28日在科学网上撰写的博文“改变科研评估规则,真的是时候了” !


改变科研评估规则,真的是时候了” 

改变科研评估规则,真的是时候了!这几天大家都在热议《自然》暨自然科研总编辑Philip Campbell撰写的署名文章(),科技日报也进行了跟进(科技日报 2017年05月25日)。文章对当下流行的对科学家科研评估过度依赖于文章影响因子和引用率的做法作者提出了自己的看法。本人对文章中提出的绝大多数观点是认同的,改变科研评价规则,真的是时候了。


很多单位对研究人员的学术评价中最常用指标是该学者所发表论文所在期刊的影响因子及该学者所发表论文的引用次数。目前,在生物学领域,很多高校和研究单位引进人才(比如千人和青年千人)基本只是根据该学者发表论文的影响因子,没有在CNS期刊或IF大于10以上期刊发表论文的学者基本免谈;生物学领域的“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和教育部“长江学者”这两类人才项目的评审也基本类似,很多评审专家认为申请者如果没有IF大于10的文章,基本直接出局。一些评审专家、有些大学和资助机构的管理者基本没有考虑不同专业或研究方向之间的差异,所谓评审也“沦落”为只能根据学者所发表文章的IF评价一个学者是否是“人才”了。

课题研究内容是否是当前的热点和能否在IF大于10以上期刊有直接的关系,正如菲利普·坎贝尔提到的“癌症基因组学”这样的研究往往受到这些“高水平”期刊编辑的青睐,发表的文章也往往处于被引用的顶峰;除此之外,涉及干细胞、表观遗传学等这些当前热点的内容也相对容易被高影响因子期刊所接收。假若投稿文章利用的是关注度不高的实验材料或实验内容不是当前的热点,编辑部则往往会以“The content of manuscript sound interesting to specialistswe do not feel that the work bears sufficient interest”的理由直接拒绝,估计有此经历的科研人员不在少数;这种拒绝理由说的很直白,就是你投稿的文章阅读群体太有限,对提高期刊影响因子没有什么用,甚至会拉低期刊的影响因子,所以不好意思只能拒绝了,哈哈。